博客网 >

合太级(引子)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
    明月初起,京城已是掌灯一片。元宵佳节刚过,家家户户门外大多还挂着对联,只是天气尚未转暖,街上少见行人。一顶小轿乘夜而来,行至一小巷,在两座小石狮蹲守的门口停了下来。石狮虽小,但雕工甚妙,神威凛然,显然是一大宅的侧门。还没来得及化掉的积雪,被扫到旁边,整整齐齐的码着。

谭纶刚走下轿来,守门人忙迎了上去道:“谭大人快请进吧,老爷等你很久了。”

谭纶点了点头走进去,熟门熟路的穿过花园,沿着回廊来到一屋子门外。屋内烛火,将里面的人影印在窗上,轻轻跳动着。

“是谭纶吗,进来说罢”。屋里的人说道,话音沉厚,可知是位老者。

谭纶拍了拍身上的尘土,又理了理鬓角,这才推门进去,对着那老者拜倒,道:“下官参见张相。”

这老者,正是当今与严嵩分任左右辅相的张居正。(※笔者注:史载张居正为嘉靖二十六年(1547年)进士,由编修官至侍讲学士令翰林事。隆庆元年(1567年)方才任吏部左侍郎兼东阁大学士。但读者也不必深加追究,只作小说家言可也。)

明嘉靖年间,中国北有蒙古进犯,南有倭寇越海来袭,江浙一带百姓不胜其扰。这天晚上张居正召来兵部尚书谭纶,正是要商讨军务。他看着谭纶,才刚过四十,头发已经白了一半,早早现了老相,不禁有些难过,道:“起来坐吧。”

谭纶还没坐上椅子,就说道:“张相,倭寇的仁川建吉部在桃渚惨败后,又调兵横屿、牛田一带。戚继光、俞大猷请旨能否进驻福建,洗荡敌巢。”

“调兵牛田?恩,那是要和我们打持久仗了。戚继光和俞大猷是浙江屯兵,每次都要请调牌票,不利于征剿”。张居正盯着昏黄的蜡烛,半晌没有说话。

谭纶端起茶杯,敬了过去,不放心的道:“张相……”

张居正猛然惊醒,神色凝重:“前几天我和皇上谈起过,基本上是定下了。俞大猷调两广总督,领平南将军印。戚继光升任台州总兵,领平倭都指挥使。”

“这样一来,剿灭倭寇便指日可待了”。谭纶抚掌笑道。

“但恐蒙汜夕,余光不可留,风尘暗沧海,浮云满中州。目极心如惄,顾望但怀愁,且共恣啸歌,身世徒悠悠”。张居正起身吟哦,右手推开窗外,不知什么时候泛起小雾,三丈开外,便有些朦胧了。

谭纶道:“您是担心严嵩?”

张居正放下茶杯,黯然道:“不错,连我也不知自己将来会如何下场。对了,有没有杨家后人的消息?”

“还没有,张相,是否知会户部的人一起寻找”?谭纶问道。

张居正摇了摇头,说道:“不可,户部是严嵩的人……”

忽听天井里一声轻响,谭纶扭头过去,隐约是个人影,当下大叫道:“什么人”?话音未落,已跃出窗外,左腿横扫,向那黑影踢去。那黑影双脚前后相并,向前滑出丈许,躲过了这一脚。谭纶本是武将出身,多年在军中滚打,武艺自不寻常。眼看一击不中,大吼一声,双拳直捣对方面门,去势极是快捷。

那黑影看见双拳袭来,却不闪避,左手一晃成爪,抓向谭纶胸前。谭纶先出双拳,不料对方后发先至,心中大骇。也是他从军多年,大小经历数百余战,大惊之下并不大乱,双臂一沉,要将那黑影的左手拿住。那蒙面人突的停身不动,竟似在等谭纶抓住自己。

这时相府巡夜军士循声赶来,将小小天井围个水泄不通,数十支火把照得上上下下如同白昼一般。再看那黑影,一身夜行黑衣,连头面,除了眼睛,也是裹得严严实实的。

谭纶看援兵已到,豪气顿生,奋起神威,双手将那蒙面人的左手牢牢抓住。谁知略一使劲,如捏枯木,倒震得自己虎口生疼,不由得怔住了。那蒙面人右手食指倏出,点了谭纶穴道,抓住他的衣领,挡在身前。这几下兔起鹘落,众人看得呆了,竟不知如何是好。

但听那蒙面人说道:“张相,撤了弓手。”

张居正面无表情,点了点头。领头的兵丁将手一挥,撤了弓手,只剩下枪尖刀刃,在火把映照下闪闪发亮,刺人眼目。

那蒙面人道:“得罪了”。说罢拍开谭纶穴道,将他向前一推,而后身子一扭,跃上房顶,几个起落,已然不见踪影。

军士们发声喊,分成两队。一队扶起谭纶,围护张居正;一队朝那蒙面人去向追去。

张居正临窗而立,手扶窗棂。此时雾气渐淡,房檐下滴滴答答,竟是下起雨来了。

<< 743 要过年了 / 合太极(三)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iwini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